风靡一时的玻璃画你还记得吗?
2019-02-18 11:38:58
来源:三峡都市报
字号:


王鸿骏老人正在创作玻璃画



王鸿骏老人向记者展示玻璃画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玻璃画在高低橱、大立衣橱、四扇屏、书橱等家具上风靡一时。民间艺人王鸿骏凭借其精湛手艺,绘制的玻璃画曾供不应求。如今,玻璃画淡出人们的视野,逐渐尘封在时光里,辉煌不再。面对失传危机,王鸿骏期待有更多人能传承这一民间实用美术工艺。


目前,王鸿骏的玻璃画技艺已经纳入云阳第五批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民间实用美术类),正着手申报重庆市非遗项目。


消失的玻璃画 藏在年逾古稀老人的笔下


昨日,记者在云阳县城滨江大道728号小区见到了玻璃画画师王鸿骏老人,如今76岁的他住在一栋老式居民楼里,过着悠然的晚年生活。


王鸿骏自幼热爱绘画,还习得一手好字。年轻时,他背着工具和画纸,沿着长江边跑“活路”——以给单位和店铺写吊牌、画广告为生。


1968年,王鸿骏与原开县赵家场人刘晓初结识,刘晓初十分擅长画玻璃画,两人通过交往,相互切磋技艺。那时,福寿喜庆、商店开张志禧,人们常以玻璃画作为贺礼。王鸿骏从中看到了商机,凭借扎实的绘画基本功,他很快掌握了玻璃画的绘画技巧。


通过长达17年的苦心钻研,1985年,王鸿骏创办了云阳县凤凰工艺厂,专门制作玻璃画匾、景物人物、历史故事、花鸟鱼虫等玻璃画。刘晓初擅长在玻璃上作山水画,而王鸿骏在其勾填法基础上,摸索出了渐次法、水墨法、重叠法,并将国画技巧融入其中。


“那个时候,玻璃画匾很受欢迎,生日、开业、搬家就送玻璃画匾,很是畅销,价格最少是30—50元。”王鸿骏说,那个年代,他的产品销往万州、云阳、奉节等区县,作品“夔门天下雄”还曾获评原万县地区优秀旅游产品。


“这辈子最高纪录是在巫溪创下的,一天画7幅。”王鸿骏说,玻璃画最好卖的阶段,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时,渝东北地区的家家户户都想拥有一幅玻璃的画匾。最好卖的是画有“松鹤延年”“猛虎下山”“寿比南山”等图案的玻璃画。


如今,在王鸿骏的家里,四处挂满了他的手笔,如炭精画像和国画,但唯独没有玻璃画。“最后几幅都送人了。”他大概算了算,在上世纪90年代末,玻璃画几乎退出了渝东北市场。“这东西,消失十几年咯。”谈及此事,王鸿骏感触颇深。


那些年,凭这门手艺,王鸿骏养大了3个孩子,还改造了老屋。但随着时代发展,玻璃画逐渐被新兴装饰物取代,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王鸿骏也放下了创作玻璃画的画笔。


正面看反面画 最难的技巧是着色


漂亮精致的玻璃画,制作起来并不简单。玻璃画是正面看的,所以这种技法要求画师在玻璃的反面作画,不但造型上要反着画,着色时也要反着着色。“玻璃画最难的技巧就是着色,色彩要最后涂,所以是反过来涂色。色彩越丰富,技巧就越艰难,像女人化妆打粉底,需要按步骤一步一步来,但玻璃画恰恰相反,必须得反着来,太复杂了。”


对于记者的到访,王鸿骏现场制作了一幅水墨式山村小景,向记者展示玻璃画的技艺与美感。绘制底稿、勾勒线条、填色、刷底色,完成一幅玻璃画作品,至少需要两个小时。一笔一个动作,倾注着他的毕生所学和功力。


此外,王鸿骏还精心挑选了一张光洁度好的平板玻璃。他想再次重温,那幅久违的作品——红梅花开的盛景。苍劲的笔法勾勒出梅花的虬枝铁干,每一笔都是他毕生所学的精华。一般情况下,作玻璃画要准备4支毛笔。其中,狼毫和羊毫各2支。前者笔毛挺拔有力,适用于勾勒线条。后者吸水性强,适合渲染。再需板刷2—3支,用于底色和大面积天空、海洋、地面等。油画笔规格通常是12种,用于绘画主要部分等。


关于各色颜料,可用调色油或松节油来调和,也可使用丙烯颜料和水性颜料。而底色,可用四种调和漆(黄、红、蓝、白)等。对于平板玻璃的选择,厚度为3毫米较为合适。辅助工具还包括直尺、棉花球、海绵、小刀、清水等……


“画这东西,结构和主题必须自行创作,不一定去临摹别人的作品,如有绘画经验也可以不画图样。但对于初学的人来说,最好先在白纸上画出图样,再放在玻璃下描着画。”王鸿骏说,真心实意想学的话,以上描述其实只是皮毛。因为画玻璃画核心技术包含划边框、线条勾勒、填色、刷底色等细微工艺。王鸿骏告诉记者,最难的是玻璃背面作画的功夫。要想达到正面欣赏的最佳效果,须从背面先画近景,再画远景,然后先浓后淡、先实后虚、先上后下……总之,不练个成百上千回,是绝对画不好的。而且作画之人,还必须是有心人。


收了几个徒弟 但仍面临失传的危机


王鸿骏向记者讲解着玻璃画的技艺,回忆着玻璃画曾经的荣光,十分担忧这门民间技艺会失传。前些年,他收了几个徒弟,但依旧面临失传的危机。


王鸿骏的二女儿,51岁的王安云,如今在云阳县实验小学任教。虽然教的是语文,却是父亲玻璃画手艺的得意门生。此外,王鸿骏还把手艺传授给了奉节师范学校的美术教师刘兴华,以及现在广东珠海做家具装饰画生意的云阳人吴真学,还有在云阳做广告业务的袁明生等人。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这种民间工艺美术再次受到冲击,面临失传的危机,这让王鸿骏不禁担忧起来。好在,他的玻璃画技艺,目前已着手申报重庆市非遗项目。似乎,王鸿骏与玻璃画的故事,将翻开新的一页。


“时代在变迁,科学技术在发展,我是想怎么把这个技术传承下去,只要有人愿意学,我就愿教,不保守不保留,不然就要失传了。”王鸿骏诚恳地说。


虽然,王鸿骏放下了创作玻璃画的画笔,但他拾起了创作国画的灵感。王鸿骏有个云阳版“猫王”的绰号,还有人称他“鬼才”。2006年,他的一幅百猫戏蝶图,在南京工艺美术博览会上出了彩。据说有人要出几十万的高价买他的作品,但他没卖,至今收藏在家里。看着满屋的国画和炭精画像,王鸿骏对玻璃画的没落多少有些遗憾。


现如今,王鸿骏老人的耳朵已不好使了,但奇怪的是,凡是有人提起玻璃画,他的听力和表达能力就会变得异常灵敏。他表示,这些老文化,总有焕发新生的一天。


最后,王鸿骏向记者表达了对玻璃画的期许:只有画画能让自己觉得充满生命力,对玻璃画感兴趣的孩子可以来找他学习,也希望自己专注了一辈子的玻璃画,能有个新的未来。


记者 徐志全 文/图


编辑: 周晓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