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津船工号子:长江水路运输史上的文化瑰宝
2018-11-27 11:03:04
来源:三峡都市报
字号:


将船工号子搬上舞台



拉着纤绳唱着号子


“三峡(那个)本是,九滩十三峡,还有一百零八个是渍坝;开县的举子(啊)云阳的盐(哟),万县的锅儿(哦)双弦弦(啊),夔府(那个)开头(啊),把梢的出(哦)……”这种起源于劳动的船工号子,发端于滩多水急的长江三峡,流传至整个川江,它包括行船过程中船工呼喊的号子,以及装卸、泊船时呼喊的码头号子和搬运号子。船工们为了战胜急流险滩,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他们创造出一曲曲具有峡江特色的船工号子。


川江号子这种传统音乐形式在云阳新津的传承至少已有上百年的历史。如今,云阳县新津船工号子早已列入重庆市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当你耳边传来铿锵有力、纯朴粗犷的《船工号子》时,你一定会为这饱满激情的古老神韵所深深地陶醉……


拉着纤绳 唱着悠扬嘹亮的船工号子


滔滔长江,雄浑三峡。千百年来,峡江两岸的船工们,拉着纤绳,喊唱着壮美的“船工号子”,是那样的激昂澎湃,又是那样的古老神圣。


新津乡北依长江,这里是长江与磨刀溪交汇处,曾是川盐入楚的重要中转点。滩连涛声吼,江流风怒号。当地有句话叫“上有重庆朝天门,下有云阳新津口”。新津山峦重叠,沿江而立,货物流通、客运往来,皆需木船载客运货,于是柏木帆船成为主要的交通工具,小的船有几个船工,大的有二三十个船工,以至更多。艄翁又称驾长,川江号子是一船之主,船行船停,闯滩斗水,该快该慢,众船工皆听艄翁指挥。


“新津船工号子”整套由平水号子、见滩号子、上滩号子、拼命号子和下滩号子等组成。为了适应行船需要,根据水势缓急,所唱号子的名称和腔调都有所不同。船工号子的节奏变化也较大,在平静的江面唱的号子,舒缓悠扬,长于抒情,音乐性很强;而在闯滩时,紧促高昂,节奏急促;在最急流处唱的“交架号子”则雄壮紧张到了极致。不同曲牌都是独立的,但在实际应用中,因为劳动操作的连续性,各种号子能连接起来,形成“联曲”。


领唱者叫号子头或号子哥,号子头根据其嗓音,分为洪亮粗犷浑厚的“大筒筒”、高亢清脆的“边音”等不同流派。在行船过程中,随着水情的变化,所有劳动工序的衔接、劳动强度的张弛,都靠号子头唱腔的变化来指挥。


船工号子中各种“数板”的唱词,往往是由号子头即兴编唱,并无定式,许多号子头往往是优秀的地方戏曲表演者,因而号子在发展过程中,糅合了地方戏曲音乐的音调,其唱词大多源于戏文小调、民间传说或者沿江古迹。还有一部分川江号子并无唱词,船工唱的全是嘿、哟、嗨等语气词,这种曲牌大多以其节奏和气势而别具一格。


传统音乐 流传着一首古老的歌


时过境迁,过去长江上来来往往的白帆木船已被机动船、大轮船代替,船工的号子也人去声匿,很难见到昔日的白帆、号子景观。但船工号子作为民歌中的一朵奇葩,至今仍有许多音乐工作者把它当作创作素材,写出了许多歌颂新时代的赞歌。


新津乡船工号子传承人丁敬明与其弟丁敬海延传家族川江号子,从14岁开始便从事船舶领唱者(即号子头或号子哥),在行船过程中,随着水情的变化,用不同的唱腔来指挥所有劳动工序的衔接、劳动强度的张弛。丁敬明、丁敬海两兄弟,在传统川江号子唱法的基础上,创造了一套自己的唱腔,为新津乡船工号子的传承创新作出了较大的贡献。


传统的川江号子包括上水号子和下水号子。上水号子又包括撑篙号子、扳桡号子、竖桅号子、起帆号子、拉纤号子等,下水号子又包括拖扛号子、开船号子、平水号子、二流橹号子、快二流橹号子、幺二三交接号子、见滩号子、闯滩号子、下滩号子等,因此形成了数十种类别和数以千计曲目的川江水系音乐文化。


川江号子曲目品类丰富、曲调高亢激越、具备一领众和和徒歌等特征。在音乐形式和表现内容上,发展较为完善,具有很高的文化历史价值。学术界普遍认为川江号子是长江水路运输史上的文化瑰宝,无论在民间歌谣还是在杜甫、李白等文人的诗歌中,川江号子都是久用不衰的题材。


雄壮激越 有十唱十不同的说法


今年73岁的丁敬海从1960年开始就从事长江和内河木质船舶运输业务,作为号子头根据江河的水势水性不同,明滩暗礁对行船存在的危险性,根据摇橹扳桡的劳动节奏,编创出一些不同节奏、不同音调、不同情绪的号子。如,船行下水或平水时,唱的是“莫约号子”“桡号子”“二流摇橹号子”等,此类号子音调悠扬,节奏不快,适合扳桡的慢动作,也是船工在过滩、礁的紧张劳动后,得以体力精力上的劳逸调剂。闯滩时,唱“懒大桡号子”“起复桡号子”“鸡啄米号子“,此类号子音调雄壮激烈,具有强烈的劳动节奏特点,以适应闯滩的行船需要。过险滩时,要唱“绞船号子”“交加号子”,此类号子以激烈、雄壮的音调为特点。在长年的唱号子中,形成了号子的不同腔型类别,计有四平腔数板、懒大桡数板、起复桡数板、快二流数板、落泊腔数板等。表现方法直接简朴,音乐性格坚毅粗犷,领与和相结合的歌唱方式,为配劳动而反复唱、段落感不强、随劳动结束而结束。


这些腔调中,号子头的领唱部分,节奏在规范中又有变化,小腔花音使用较多,带有一定的即兴成分,故有十唱十不同的说法,但总体上具有雄壮激越的音调,又有悦耳抒情的旋律,在行船中起着统一摇橹扳动作和调剂船工急缓情绪的作用。


几十年来,丁敬海授徒达100余人,他曾多次以演唱传承美丽动人《新津船工号子》的歌声,参加各种表演活动并获奖。下一步,云阳将加大对外宣传力度,打造出川江号子的亮点特色,发挥它的品牌效益;通过影视光盘、资料的发放,进一步深刻川江号子的表演性和观赏性,传承其发展。


记者 徐志全 文/图


编辑: 周晓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