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船调》:大山深处走来的世界名歌
2018-10-19 11:17:25
来源:三峡都市报
字号:


《龙船调》大型情景歌舞剧



民间艺人表演龙船调


在美丽的湖北省利川市大山深处,有一个名叫柏杨坝镇的地方,这里是《龙船调》的故乡。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龙船调》就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评为世界25首优秀民歌之一,多年来传唱不衰。作为全国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利川灯歌》的代表作,《龙船调》由《灯歌·种瓜调》整理而成。


大山深处的利川灯歌是如何被人们发现、传唱,从而由利川民歌变身为世界名歌的?日前,记者前往《龙船调》的故乡柏杨坝镇,揭开其身世之谜。


探秘《龙船调》的前世今生


柏杨坝,位于湖北省利川市西北部,与云阳和奉节连界,解放前,这里是巴盐古道的重要节点,盐运,使这座边陲小镇兴盛繁荣起来。利川灯歌《龙船调》,就是在这条盐道上被人传唱的。


“我们利川灯歌始于清初,距今已经有300多年历史了。其中,又以《龙船调》和《车灯调》最有名。”70多岁的柏杨坝山民歌传承人、恩施州民间艺术大师聂成告诉记者,过去《龙船调》是“大名”,是对利川灯歌里用彩龙船作主要道具唱的一类歌曲的通称;现在《龙船调》是“小名”,专指由《灯歌·种瓜调》整理而成的一首歌曲。见记者远道而来,他还和柏杨坝山民歌表演队成员陈文菊一起,专门表演了一段《龙船调》,“妹娃要过河哪个来推我嘛/我就来推你嘛”……土家幺妹儿的娇羞妩媚、艄公的幽默风趣被演绎得活灵活现。


《龙船调》是如何发现的?利川柏杨坝现存灯歌第五代代表性传承人全友发回忆,时光要回溯到上世纪50年代,那时刚解放不久,全国普查民歌。周叙卿、黄业威两位利川县文化馆干部在柏杨坝无意中听到《种瓜调》,描绘了一个活泼俏丽的妹娃回家时途经渡口,请艄公摆渡过河的一幅鲜明生动画面,那一连声的“啊喂呀唑/啊喂呀唑/将阿妹推过河呦呵喂”直叫人甜到了心里。于是两位文化馆干部便经常往柏杨坝跑,一住好多天,对歌曲进行收集整理,还组织当地民间艺人召开座谈会谈论修改事宜。


1957年3月,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全国民间音乐舞蹈比赛大会”上,周叙卿推荐汪营镇农民歌手王国盛、张顺堂演唱了其改编后的《龙船调》,获得一致好评。1962年5月,《龙船调》收入《湖北省民歌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制成唱片发行,这首源远流长的湖北民间歌曲一炮而红。1979年,《龙船调》收入《中国民歌集》。近几十年来,《龙船调》多次登陆中央电视台和世界舞台,王洁实、谢莉斯、魏金栋、孟鸽、张也等名歌手纷纷演唱,魅力和影响不断扩大。我国载人飞船上天时还把它带上了太空。2004年,宋祖英在维也纳金色大厅高唱一曲《龙船调》,轰动世界乐坛。


《龙船调》歌词被反复修改


翻开由湖北省利川市文体局编印的《利川灯歌》一书,第一首歌曲就是《种瓜调》,10段歌词,从正月“瓜子才进园”唱到十月“瓜种要留到”,这样的形式搬上舞台,难免产生累赘感,相比较而言,《龙船调》则在《种瓜调》基础上,保留曲调、副歌等几乎不变,但主体歌词由原来的10段改成了“正月是新年,妹娃儿去拜年;三月是清明,妹娃儿去探亲”这样两段,更富舞台表现力。


然而,改编的过程中还是产生了一些争论。利川灯歌传承人全友发至今记得,当年,针对“今儿叶儿梭,明儿叶儿梭,洋雀叫(哇)抱着恩(哪)哥(哇)”的歌词,周叙卿曾找过他的师傅、灯歌第四代代表性传承人汪安佐及他的师兄弟们,“他希望改成‘洋雀叫(哇)八哥鹦(那)哥(哇)’,我们都不同意,我们世世代代都是这样唱的,恩哥就是‘情哥’嘛,歌词意思就是说今天也想,明天也想,想啥子?想抱恩哥(情哥)唦。”


对此,《利川灯歌》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申报组组长、利川市文物局研究员谭宗派说,乍一听来,它的衬词“洋雀叫(哇)抱着恩(哪)哥(哇)”,似乎是对布谷鸟叫声的模拟,实质上它是对爱情的生动而娇羞的倾诉,而《龙船调》之所以能够成名,就在于它有歌唱自然、歌唱人生、歌唱爱情的大美内容。


不过,在后来广为人知的版本中,“恩哥”已被“鹦哥”替代,人们也早已接受了“洋雀叫(哇)八哥鹦(那)哥(哇)”这种含蓄的传情,而当年的那一句娇羞而勇敢的“恩哥”呼唤,也仅仅回响于柏杨坝人的记忆里。


成功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2011年6月10日,国务院公布了第三批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共191项,利川市申报的利川灯歌在传统音乐类榜上有名。这不仅为利川灯歌传承披上了法律保护的外衣,更让多年的《龙船调》属地之争尘埃落定。


“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一个再认识、了解、发现民族文化的过程。”今年83岁的谭宗派,在利川灯歌“申遗”过程中,主要负责文案的撰写工作,几年下来,谭老对利川的民族民俗文化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了解。


“利川灯歌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过程,对我个人而言,至少有三大收获。一是通过利川灯歌‘申遗’,对音乐有了深入地学习。二是把对一首歌的保护变成了对一种歌的保护。三是我对民族民间文化遗产的学习得到了提升。”谭宗派说。


事实上,《龙船调》只是利川灯歌中的一首,《唱起山歌送情郎》、《筛子关门眼睛多》等都属于利川灯歌的范畴。“申遗”的过程实际上是对利川灯歌的挖掘整理过程,同时更丰富了利川的文化宝库。


在利川灯歌“申遗”过程中,专家组在民间走访调查,发现了许许多多的民歌及传承人。不仅发现了柏杨、柏杨龙河、毛坝夹壁3个民歌村,还发现了柏杨杜氏四代、谭氏五代、毛坝白氏两代、凉雾牟氏三代等一批民歌世家。


记者 唐旭 文/图


编辑: 周晓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