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梅开满城红
2018-05-28 21:26:47
来源:万州时报
字号:

    □梅万林

    春末夏初,万州人被一种排山倒海的红色海洋所震撼。央视《经济信息联播》以《重庆万州:三角梅盛开》为题,报道了万州城区长江两岸三角梅迎风怒放的盛况,绵延十多公里的花海,有的悬挂如飞瀑,有的翻滚似波涛,有的高扬像一面面招展的旗帜。三角梅开满城红,一下子引爆了全城市民的目光、脚步和心绪。闲暇时刻,人们向着江边聚集,向着红色聚集,相机直到耗尽所有的电,手机直到填满所有的内存。

    万州,本来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山城。三峡工程建成蓄水后,长江在万州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湖泊,偌大的湖水,碧蓝如玉,烟波淼淼,静若处子,翩若惊鸿,让人总也看不厌、看不够,不得不令人想起范仲淹“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浮光跃金,静影沉璧”的句子来。每到夜幕降临,“到江边去看水”便成了市民们茶余饭后最推崇的休闲方式。

    万州也是一座英雄城市。朱德、陈毅、刘伯承、杨闇公、恽代英、萧楚女等老一辈革命家先后在此从事过革命斗争,在下川东地区有数千名烈士为新中国的建立献出了宝贵生命。在英雄的土地上传承红色的基因,万州人将目光聚焦到三角梅身上。因为三角梅不仅花期极长,而且极少土壤就能扦插成活,既宜攀爬,也宜垂吊,一旦结簇抱团,便可红遍全城。2014年启动滨江环湖花带建设,万州开始大规模种植三角梅。到2016年,万州共种植了二十五万株三角梅,总长约二十公里。

    三角梅是阳光的赞美诗,只要阳光充足,三角梅便会长开不败。今年五月以来,万州连日放晴,三角梅仿佛一夜怒放。热烈似火海,奔放似火花,跳跃似火焰。那颜色红得让你炫目;那气势红得让你窒息、震颤。紫红、朱红、桃红、玫红、大红,酽酽的、稠稠的,一波滚过一波,一浪压过一浪。当此之时,所有的语言和比拟都显得笨拙和苍白。报纸辟出专栏跟踪报道,电台电视台全都红色一片,文艺家们不厌其烦地采风创作,很多市民手机的壁纸、电脑的桌面和社交账号的头像,都换上红色的三角梅。最忙的是那些摄影发烧友,他们扛起长枪短炮,只顾咔嚓咔嚓,没有最好,只求更好。年老者往往守着一株、一片、一带,不慌不忙,以绿水为背景,以青山为背景,以对岸的灯火为背景,以林立的高楼为背景,以湖里的轮船为背景,以空中的飞鸟为背景。不论白天,还是夜里,近,远,正,侧,俯,仰,以不同的角度拍出三角梅不同的风姿。而年轻者总以为他们有的是时间,前行的脚步从来不肯停下,他们相信更好的风景总在前方。有时候,他们甚至下到江边,用镜头去感受一望无际的味道。在他们眼里,那开放的不是花,是勾人的魂,是万州城市的新地标。

    夜幕降临,北滨路的音乐广场播放着《红梅赞》的喷泉音乐:红梅花儿开,朵朵放光彩,昂首怒放花万朵,香飘云天外……而南滨路三生有幸广场的大妈们则在汪峰的节奏中享受着广场舞的快乐: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像矗立在彩虹之巅,就像穿行在璀璨的星河,拥有超越平凡的力量……虽然红梅和三角梅并无关联,但市民们却风趣地说:不管是红梅,还是三角梅,反正都姓梅,都属于红色基因家族。这就是万州人的逻辑,因为他们喜欢红色。

    因三峡工程建成蓄水,万州从山城蝶变为湖城;因了持久开放的三角梅,万州从湖城蝶变为花城。

    一江碧水,两岸青山,三角梅开,四方宾来。万州,一座山清水秀美丽之城。

责任编辑: 周晓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