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峡概览 >详情
云阳:4个角儿的亚亚戏一唱就是百多年
2018-10-09 11:08:00
来源:三峡都市报
字号:


独具特色的亚亚戏表演



演小生的黄代财



逗趣的丑角


“苏三妹我走进关王庙哎,见公子呀两眼的泪长抛哟哎,你双手还搂抱哎,你我是呀爱玩人呐,手呀手抱腰哎……”这就是亚亚戏的唱词,如今,亚亚戏的表演已不多见,偶尔可在农村红白喜事中一窥其风采。


亚亚戏,流传于云阳江南乡间,是草根农人的“草台戏”,为云阳独有的一个戏种,距今已有百余年历史,2012年入选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亚亚戏有四个角儿:花旦、老生、丑角、小生。亚亚戏的戏目不多,最具代表性的有《苏三妹》《玉堂春》《四季调》等,这些戏目大都改编自民间戏曲或民间故事。表演采用方言,或歌颂丰收的喜悦,或展示劳作的艰辛,或表现失散的悲苦,或表达对爱情的追求。每一句戏词都要竖起耳朵仔细听,大致才能听懂一些。


划地为台表演 “亚戏”意为不是戏的戏


亚亚戏原名“亚戏”,意为不是戏的戏,属于“草台戏”,本是草根农人在节日、喜庆、农闲时自编自演的剧种。


相对于川剧、京剧等“正戏”而言,亚亚戏虽有角色、道具、唱腔等戏剧元素,但没有舞台艺术,只在农村院落、谷场、古盐道驿站等划地为台表演,故名为“亚戏”,为顺口,遂改称为“亚亚戏”。


亚亚戏是灯戏中的一个戏目唱段,旧时称为“唱灯”。灯戏是重庆、四川一带极富特色的传统民间小戏,为川剧的重要声腔之一,是从巫师(端公)祭祀的舞蹈(傩戏)中发展出来的戏种,属远古“巫咸文化”的产物。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进步,灯戏逐渐从端公戏中分离出来,博采众长,成为颇有特色的“江南灯戏”。而其中的亚亚戏,既吸收了本地灯戏和山歌的唱段,也有川剧的元素。


亚亚戏主要流传于云阳凤鸣镇,在凤桥、宝坪、龙角等地也有流传。其表演形式简单,对规模、道具、演出场地等方面要求不高,只需一块诸如院坝、草坪、河滩等能容纳三五个人活动的平地即可,观众站在四周欣赏节目。


娱乐性很强 亚亚戏有“四个角儿”


“亚戏”从最为接地气的泥土中走来,曾以其独特的文化魅力流传于云阳乡间。据了解,居住在云阳县城的不少人,压根就没听说过这种戏。


亚亚戏有四个角儿:花旦、老生、丑角、小生。亚亚戏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只传男不传女,角色只限学一种。


花旦,亦称“幺妹”,多以男性装扮,身着花衣,头戴镶钻花魁,脸施朱粉,配备象征性的彩龙船。


小生,有文生或武生,视剧情而定,常着短打服饰;脸谱根据剧情,有秀雅和轩昂之别;有武戏文唱或文戏武唱。


老生,又叫“老妈子”,头梳螺髻或戴毡帽,脸点黑痣,身着蓝色右袵斜衫。


丑角,反穿皮领褂,脸戴傩面具,头戴烂草帽,手持蒲扇,脚蹬偏耳子草鞋;前后穿梭表演以烘托气氛。


一人敲梆一人唱戏,兀自表演起来:“辰时好绣鞋,想起冤家来;肩搭青悠线,脚踏红绣鞋。冤家你不来……”亚亚戏的娱乐性很强,情节夸张,矛盾突出,嬉闹诙谐。唱词多为四句一组,其唱腔多以一人领腔,众人接腔的形式,一唱一和,有时也有对唱、齐唱的形式。


戏中兼有川剧“唱念坐打”的影子,间有乡村民歌、端公调。其舞蹈吸收了端公舞、狮舞的姿态,以及俳戏的滑稽动作。演员往往运用夸张的动作和表情,将剧中角色的喜怒哀乐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亚亚戏唱词通俗自然,表演生动活泼,极富生活气息,深受当地群众喜爱。


因招不到徒弟 亚亚戏传承堪忧


不久前,在云阳县凤鸣镇黎明村6组杨建户家的院坝,上演了一场亚亚戏。大人抱着小孩,老人拄着拐杖……很快把院坝围满。


黄代财扮演小生,从行李包中拿出戏服,红色袍子、白色腰带,一件件穿上,最后戴上挂满装饰的帽子。两名女演员,一个用口红帮他涂唇,一个用口红给他抹脸。做完这些,黄代财对着停在院坝的拖拉机反光镜,满意地抿了下嘴唇就开唱了。


黄代财是凤鸣镇马轩村人,父亲做生意,走南闯北,见过不少世面,对亚亚戏很感兴趣。在黄代财十二三岁时,父亲把他送到亚亚戏第二代传人余启望门下,最初学的是旦角。后来,师兄弟相继离开这个行当,实在没人演,迫于无奈下,他把4个角色都学会了。


亚亚戏自产生以来,到黄代财这里是第三代。作为云阳县颇有名气的非遗表演者和传承者,亚亚戏屈指可数的演员,他把一生施展才华的梦想都寄托在亚亚戏上。学戏、唱戏62年间,他跑遍了县内江南各乡镇,远至湖北利川。原本只是男人才能学的戏,因招不到徒弟,他开始教女人演戏……黄代财说:“我尽量让这个戏不要失传。”


据黄代财介绍,亚亚戏的唱词都是口传,目前流传下来的传统戏目只有《苏三妹》一种。亚亚戏的戏目太少,对其发展有所影响,因此,他们请人写了一些富有时代气息的唱词,比如《农村新气象》《云阳好风光》等。他们打算在以后的演出中表演这些新的戏目,给群众“换换口味”。


记者 徐志全 文/图


编辑: 周晓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