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视角的巴山风情

2017-04-05 16:01:34
来源: 三峡传媒网
字号:
【摘要】 莽莽七百里大巴山,带着历史的沉淀,岁月的印记,文化的符号,自然的瑰宝,深奥莫测、魅力无穷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红33军指挥部旧址留影 陈国润摄
 
 
红295团遗址合影 陈国润摄
 
 
采风组和乡亲在知青栽种的枇杷树前合影 陈国润摄
 
 
采风组在巴山镇和乡亲交谈 陈国润摄
 
 
红军栈道前留影
 

    莽莽七百里大巴山,带着历史的沉淀,岁月的印记,文化的符号,自然的瑰宝,深奥莫测、魅力无穷地展现在世人面前。人们常说:巴山风情入画来,那么,如果我们从电影编导、电影制作、电影展现的独特的角度切入呢?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将给人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这不,3月17日至22日,一群来自北京的电影人走进巴山,用这样一种“另类”的角度观察巴山,审视巴山,选择巴山,表现巴山,去发掘巴山历史文化旅游发展的富矿,意图将它通过电影这种可视可听可感可触的形式奉献给观众——这是中央电视台《巴山老知青》编导组深入巴山腹地采风踩点,而这些作为编剧导演演员制片人的“大腕”们,却清一色都是第一次走进中国中部地带的这一片山水,在红色老区巴山腹地“大门”外探头探脑喜不自禁的孩儿般的角色!

    (一)

    几辆小车从城口县城出发,直奔著名的坪坝大梁,几个人一直攀住车窗朝外张望。前两天,采风组刚在万州举行了老知青座谈会,万州老知青和作家们描绘的大巴山地理环境,风土乡情和人文趣事,令这些北京来客心怀憧憬。坪坝大梁是当年红三十三军军部和295团团部所在地,红军在这里建立了作战指挥部,筑了碉堡,挖了战壕,还在坪坝场上建了个红军药房。60年代中期,300多位重庆知青在这里建了茶场,开垦出上千亩梯形茶园。

    小车在红三十三军军部旧址停下来。采风组走进简朴但庄重肃穆的小小展览馆,在实物、图片面前久久停留。当年李先念、徐向前、王维舟带领红军,在坪坝一带和国民党灰军、土匪王山春作战,建立苏维埃政权,碉堡、战壕、弹坑还隐约可见。知青开辟的茶园,因年久换代已不见老茶树,崭新的农户小院和农家乐在满坡樱桃花、油菜花的掩映下,透出喜盈盈的新春的暖色。剧作家、导演呼延世刚忙不迭地掏出笔记本记录着他观察的要点,又用相机拍下农户的大人小孩的形象。他已经写出《巴山老知青》剧本的初稿,他还需要深入生活,亲临现场捕捉“活鱼”,对剧本加以修改,补充,润色。导演陈立军则一停车就这里那里屁颠屁颠地跑,用他特制的摄像机选择角度拍摄素材。如果说,采风组起先对这片红色土地的“红”还感受不深,及至在县城瞻仰了苏维埃政权纪念碑,红军广场、红军纪念馆,眼下再来到这道红色的山梁实地考查,加上前两天在庙坝附近观看了悬崖峭壁上保存下来的红军走过知青走过的栈道,才开始逐渐对川陕苏维埃根据地的城口老区有了一些了解。

    车从山梁上往下开,就进入了风光秀丽的巴山水库。笔者(老知青)作为向导,一一给采风组指点,描述已淹没在水下昔日的景物:钥匙坪、大石坡、石门槛、立石子、船河坝……还别说,当年知青们劳作之余饮酒乱侃的时候,还曾预言这样好的地形将来说不定要修大水库,这不,终于被这群小子不幸言中了!采风组对这很感兴趣,陈导说你们本来就是有志气有理想敢于想象的青年嘛!一位老知青讲起了他当年在这条任河里潜入两层楼房深的潭水里摸起一条大鲢鱼的故事。编剧呼导盘根究底地打问细节,绘声绘色地描绘道,你们想想,知青抱着一条19斤半的鲢鱼,从墨蓝色、深绿色、浅绿色的潭水里朝上浮出来,两岸围观的山民欢声雷动,那是多么撩人眼球、动人心魄的画面!然后知青将鱼肉分发给知青和乡邻,大家共享这艰苦环境下难得的美味,这是不是一种同舟共济、苦中有乐的精神?

    (二)

    几辆小车在主人公老知青当年的主要“据点”巴山镇停下来。1965年下乡的数百名万州知青先是在海拔1800多米的高山上办场,后来又到河谷地带插队落户。采风组听着知青和村民的介绍,遥望着云雾缭绕的高山顶,观察着四山的方位地形,想象着那些同时作为高山农民和低山农民的知识青年当年经受双重磨难生活劳作的情景。

    听说剧组来采风,乡亲们都好奇地聚了过来。当年剧中男主人公插队居住的房东家,老人已过世,他儿子当着知青“哥哥”的面,向采风组讲起难忘的往事。当年知青哥在荒地里干活,又累又饿从几丈高的陡坡上摔下来,头顶血流如注,是他的父亲将知青从十多里外背回来送医,精心调理,使他没留下什么后遗症。这段知青与山民的血肉交情,听得采风组和众乡亲热泪盈眶。著名影视演员、出品人呼延晓辉,这次作为女一号,将在剧中扮演村姑。她跟着此次同行的村姑的原型,在亲戚家里一边坐着喝茶,一边仔细地询问着各种生活劳动的细节,还站起来让乡亲们教她绣袜底,推磨,背背篼,拎潲桶。当年知青夫妇原来的石瓦房,年代久远早已不见踪影,门前栽种的20多棵果树只剩下了一棵枇杷树。乡亲们跟着来到这棵树前,挤前挤后的和北京的“稀客”合影,浓浓的亲情和缘分,全映现在一张张笑脸上,定格在一颗颗心灵里。

    知青屋河对岸陡峭的一处山岩叫“抱耳岩”,是当年知青们砍柴的地方。老知青介绍说,当年在学校代课,上午上课,下午就裹着绑腿,穿着麻草鞋,背着弯刀和一小袋煮熟的洋芋去砍柴。岩上有一片腊梅树林,用刀砍的时候,花瓣震落,飘如黄雨。听到介绍,陈导动情地说,是呀,当年尽管知青爱好文学写作,但饥寒交迫,哪有闲情逸致去欣赏诗情画意的极美的“梅雨”?巴山的风景比比皆是,从古至今都存在,风景的寓意和指向都随置身于风景中人的处境、感受为转移。所以城口的茶园呀梅花呀彩叶呀索桥呀鱼泉呀等诸多元素,以及它们所体现出的美感和意蕴,完全可以在影片中充分展现出来,而不受具体时段的约束。

    就在这知青亲戚的院坝里,一位老农向采风组讲起知青中一位“能工巧匠”的往事。初中毕业的叶知青,当年用自己学得的一点知识,在伸入一条小河的山梁豁口处搞了一次定向爆破,这确是当时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后来叶知青又向这位老农学习操作柴油机、打米机的技能,为山区农民服务。听了讲述,著名策划人钱正荣归纳道,知识青年为边远山村带来知识,同时又拜农民为师,这种互相学习互相交融其实是一种文化的交流,又是一种精神的双赢。

    (三)

    在“中国最美传统村落”高楠乡方斗村,采风组被这奇异迷人的高山峡谷自然景色和山珍佳肴迷醉得简直昏了头。山树竹林……木桥流水……野花草滩……石墙石瓦……火钩吊罐……党参腊肉……方斗垭口上还有残雪,屋内灰坑旁却是暖意浓浓。

    “喂——,哥哥来得巧啊,幺妹长得好喂,不问三来嘛不问四,请你来拉皮条啊……”抱着娃娃的民歌手冉孟香,随口唱起了巴山民歌,一首又一首,那天生的银铃般的嗓音和记忆力,引得众人一阵赞叹。她怀中的小女孩(连同那条摇头摆尾到处迎客讨人喜欢的大黄狗)也长得乖巧可爱,引得剧作家又忽发奇想——知青在农村成了家,有了孩子,日子又苦又累,但爱好唱歌的兴趣是去不掉的,于是抱着娃娃边干活边唱山歌。画面最好是背影,农家院坝,夕阳的光从侧面打过来,远山是暗影,山歌如倾如诉,扣人心弦,怀中小孩听入了迷,脚边的狗狗也听得跑来跑去……

    在著名钱棍之乡岚天乡,早就等候在此的村民和学校师生,一人拿着一根扎着红绸、嵌着铜钱的竹棍,在手中拍得簌簌作响。91岁高龄的刘远昌,是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钱棍艺术的第四代传人,他红光满面,身板硬朗,领着后生们打起钱棍来表情丰富,动作潇洒,一时间在此地成了北京来人和县里来人眼里的老明星。导演陈立军忙个不停,在表演队列里窜来窜去,忙着拍摄素材,又扭着刘远昌和他的孙子、表演队队长刘定海询问采访。到这儿陈导的灵感又来了——知青不是带领农村男女青年办了大队文艺宣传队么,排练的时候,城市来的知青要求排练“洋”一点的节目,村民则要求唱山歌打钱棍,这样不就可以把这些民间传统艺术巧妙地植入了么!

    巴山采风马不停蹄,民俗风情美不胜收。短短几天,采风组沿着从东向西倒流三千八百里的任河,将渝东北尖角上的城口县大致走了一圈。改剧本的作家获得了有血有肉的细节,总导演摸清了历史的、文化的、地理的大体脉络和路径,演员着实深入了一把社会最底层的生活,策划人对影片的运作更有了把握。我们有理由对这部革命传统教育和青春励志的影片抱以期待。

    向求纬/文 陈国润/图

[ 熊黎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