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重庆人都逃不开与火锅的相逢

2017-10-10 15:09:07
来源:
字号:
【摘要】 火锅有着这世界最深度的包容,它甚至超过你的胃

中国有不少关于饮食的故事,但是关于火锅的点点滴滴仍然是众说纷纭。游牧民族的彪悍奔放是火锅,西南大山里的纤夫苦力也是火锅,东南沿海的精明挑剔同样是火锅,紫禁城边安逸滋润还是火锅。

火锅本有鸳鸯

煮着煮着就分不清了

重庆人的火锅桌上几乎是很少出现鸳鸯锅的,麻辣才是火锅的本色。即使你点了鸳鸯锅,拿着红汤的在里面过一过,清汤红汤也分得不是那么清楚了。

南方北方吃火锅是有很大区别的。西南地区冬季潮湿阴冷,大多数人吃麻辣来驱寒。除此之外,最早是挑夫船工底层劳动人民,需要高热量高营养补充体力,却又买不起面粉猪肉,只能捡来牲口内脏零碎来充饥。辛辣、重油、椒麻,去了这些杂碎的腥味,又因为重口味下饭,从此什么鸭肠毛肚都成了火锅桌上必出现的食物。

而在北方人的眼中,羊就是移动的大馒头,餐餐顿顿离不开。和其他的烹饪方式相比,火锅用最快的速度烹熟食物,简单便捷,深得人心。随着时间的推移,蘸料的诞生完美弥补了清水煮快羊味道膻,汤水淡的不足。游牧的骑士终于跃下马背,围坐在圆桌旁。

随着社会的发展,从车马书信到互联网飞机,中国被不断缩小,南北被不断拉近。对于火锅的那些习惯被不断稀释不断融合。在外地的火锅店里也开始有不少人吃着麻辣沾着芝麻酱。在地域、作息、口音、文化不断改变的现在,我们口味的喜好也变得多元起来。

从来没有火锅

不能接纳的食材

火锅有着这世界最深度的包容,它甚至超过你的胃。一次火锅,一桌上的二三十个碟子,你不一定都吃过,火锅却都煮过。你对脑花和腰花不包容,火锅包容。你对羊肉萝卜不包容,火锅还是包容。总的说来,吃火锅就是你可以不夹你讨厌的,但火锅里一定有你喜欢的!

火锅包容了食材,同样也包容了你。它煮得起高级雪花肥牛和深海斑鱼球,也接受廉价大白菜和土豆。怎么都好吃的豆皮,嘎嘣脆的贡菜、香酥的酥肉、软糯的肥肠......全都进来吧,互相沾染又互相相容。没熟之前,这些菜众口难调;熟了之后,都是众人称好的味道。

无论你是全城首富,还是劳苦大众,只要有水,有料,有锅再加副碗筷,就能做成一顿火锅。好多人把火锅比成一个社会,在熬煮和涮烫的过程中,我们想努力区分彼此,但是界限在这样包容的一大锅里渐渐变得模糊。

从不拒绝吃火锅

因为相逢不易

小编一直觉得火锅要一群人吃,才算是体会到那种美妙的感觉,一个人去,显得太孤单。

火锅天冷天热都可以吃,天热吃图得就是大汗淋漓的畅快,天冷就是围着锅炉取暖;钱多钱少也可以吃,钱多可以说是丰富钱少就是解馋;人多人少也可以吃,人多就是热闹欢腾,人少则是独享盛宴。

一个人吃火锅,少了一份惊喜,点了什么菜心里清清楚楚,肚皮就只有一个,少了填不饱多了又吃不完,所以能找到一起吃火锅的人,也是生活中一大幸事。

坐在同一桌吃火锅,有些朋友煮得多,吃得少;有些人上着火,却不想毁了你的性质,还是陪着吃;有些人喜欢吃芝麻酱不喜欢香油,但还依然自得……这些种种都是值得感激的,因为火锅的包罗万象,我们的接受度也变得更高了。

现在天气渐渐转凉,少了夏日的燥热,正好是吃火锅的好季节,你找到那个一起去吃火锅的人了吗?

[ 熊曼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