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礼甫:浮桥上的“摆渡人”
2018-05-24 11:38:22
来源:三峡都市报
字号:

    ▲图为邓礼甫在调整跳板

    ▲图为长生河浮桥

    长生河浮桥是连接万州区沙河街道沙河社区和天子路两岸的唯一便捷通道,2006年,自浮桥通行以来,无论是逢年过节,还是刮风下雨,守桥员邓礼甫都一直坚守在岗位上,不分昼夜地守护着浮桥,确保两岸居民安全畅通出行。

    修桥容易护桥难

    近日上午,邓礼甫和平时一样,身穿黄色背心,手拎扳手,在浮桥上巡查,看看哪里的螺丝、纤绳松了,连接岸边的跳板是否倾斜,路灯是否损坏……这是老邓每日都要重复不下十遍的工作之一。

    “别看这短短100余米的浮桥,可给这两岸居民带来了便利。”看着浮桥上来来往往的居民,邓礼甫不禁感慨。2006年,由于长江蓄水至175米水位线以上,原来的老沙河大桥被水淹没,滔滔江水也阻断了沙河社区和天子路沿岸居民的通行便道。

    “那个时候,沙河社区的居民到市区去,要么排很久的队坐摆渡渔船到对岸,要么从申明坝绕路,打车往往要30元钱以上。”邓礼甫回忆,高昂的车费和遥远的路途给沿岸居民带来了很大的不便。来不及修建大桥,而就在当年的8月,苎溪河和长生河上,两座简易浮桥“应运而生”,及时解决了沿岸居民的出行难题。

    修桥容易护桥难。邓礼甫年轻时曾在长江航船上工作多年,当时54岁的他正退休在家,于是守桥的重任也就此“找上了”他。“最怕的就是汛期,要时刻警惕水位的变化,调整跳板高度和纤绳的松紧度。”邓礼甫告诉记者,就在浮桥修建好后不久的一次大暴雨中,位于苎溪河上的浮桥随风晃动,三指粗细的钢丝绳被吹断,整个桥体翻转沉入水中。

    在那之后,邓礼甫和社区抢险队员们仔细分析了浮桥的特性,并在桥底下锚,用巨石加固钢丝绳的稳定性。“有时候一颗螺丝松了都是潜在的威胁。”这也是邓礼甫为何每天要反复检查浮桥的原因。

    昼夜值班从未离岗

    检查完浮桥是否正常后,老邓拎着工具回到了他的值班室。“与其说是值班室,更像是他蜗居的一个‘家’。”采访中,社区一工作人员插话道。记者也好奇走进了这个大伙儿口中的“老邓家”。

    “浮桥值守人员实行24小时负责制,其责任是确保浮桥安全运行。”一进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张贴在墙上的“长生河浮桥值守人员安全职责”。在不足3平方米的小房间里,角落安放着一张一米宽的简易床,对面的木柜子上放有风扇、电子称、喇叭等小物件,一旦桥上有过往行人,房间都能感觉到晃动。

    “这个可是老邓的宝贝。”熟悉邓礼甫的人都知道他有一个宝贝,那就是房间里唯一的“家电”——投影仪。原来,由于常年一个人在桥上值守,邓礼甫下了“血本”买下这部投影仪,空闲时就靠看电影解闷。

    “人不离岗。”自12年前接下守桥员的重任,邓礼甫一直把这四个字记在心里。尽管邓礼甫的家就在岸边不远处,但他除一日三餐紧着时间回家吃饭以外,其余时间都在桥上。从来没有节假日,就连大年三十晚上,当所有人都赶着回家吃团年饭时,邓礼甫也依然是一个人守在浮桥上。

    老邓说,以前在船上天南海北的跑,但这些年来,他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有一次别人帮他轮岗了两个小时,他乘车到高笋塘吃了顿酒席。

    12年守住安全通道

    “守护浮桥,不仅仅是确保浮桥的安全运行,还要确保在桥上不发生人身安全事故。”这一点,12年里,邓礼甫却不折不扣的做到了。记者在现场看到,浮桥的两端都是两块跳板搭到岸上的石梯,对于老人和小孩而言还是有些危险。于是,这些年来,邓礼甫还义务承担了另外一个“职责”——需要帮助的,他都义不容辞背他们过桥。

    浮桥上每天来来往往的人多,容易出事的几率也大,为此,邓礼甫时刻都绷紧着脑袋里的那根弦。“有时候夫妻吵架的跑到桥上寻短见,有时候喝醉酒的到桥上发生冲突……”邓礼甫印象最深刻的是,前年冬天,一对夫妻因为女儿高中早恋,一气之下将孩子推进河里,正在巡桥的邓礼甫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儿,赶过去将小女孩救了起来。据他回忆,守桥的这些年,已挽救了三个人的性命。

    采访中,记者看到许多过往的居民都和邓礼甫亲切的打招呼,在他们眼里,老邓是一个可爱又可恨的人。“太固执了,哪怕挨骂也要坚持原则。”邻居们告诉记者,有时候遇到下雨,为了安全起见,老邓将桥路断道,许多过往行人不理解就和他起了争执。尽管如此,邓礼甫依然坚持自己的原则——安全第一。就是在这样的固执下,12年风风雨雨里,老邓守住了这座两岸居民出行的安全通道。

    记者 幸婉茵 文/图

责任编辑: 周晓瑜